<small id="lyz06"><acronym id="lyz06"></acronym></small>

        <menuitem id="lyz06"></menuitem>

          <output id="lyz06"></output>

        1. <ins id="lyz06"><option id="lyz06"></option></ins>

          專家共議2024中國經濟增長:需求不足問題猶在 宏觀政策要注重防風險、穩預期

          2024年01月09日 20:27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繳翼飛,林珂瑩,黃婷婷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繳翼飛 實習生 林珂瑩 黃婷婷 北京報道

          在剛剛過去的2023年,中國經濟呈現總體回升向好態勢。但當前的發展形勢依然錯綜復雜,國際政治經濟環境不利因素增多,國內周期性和結構性矛盾疊加。2024年中國經濟將如何開局起步?將面臨哪些難點與機遇?

          近期,國內多家機構與高校院所對2024年經濟形勢進行了集中預測,普遍認為中國GDP增速將在2024年保持在5%左右,實際運行強度明顯高于2023年。但需求不足的問題依然嚴重,房地產、地方債以及國際環境動蕩帶來的隱形風險也不可忽視。

          對此,相關專家和機構建議,宏觀經濟政策取向必須及時朝著“以進促穩、先立后破“的方向進行調整,將前期積極的宏觀政策高效落地,穩定企業、居民對于消費和投資的信心,同時加快培育新質生產力,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為未來更長期的經濟增長提供新動力。

          2024年經濟將呈先緩后升態勢

          1月8日,以 “2024中國經濟展望”為主題的第46屆中國與世界經濟論壇在清華大學召開。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發布的年度分析報告認為, 2010至2019年GDP增速已經呈單調減速趨勢,長期以來的經濟增速下滑形成原因不能簡單歸咎于房地產、地方債、民營企業等因素。若剔除2022年低基數影響,2023年實際增長率約為4.5%,為實現到2035年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的目標(年均4.59%),必須重振增長,逆轉過去多年來GDP增速單調下降趨勢。

          中國科學院1月9日發布的《2024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預測分析與政策建議》分析, 2023年中國經濟增速較2022年有所加快,但第2季度和第3季度在2022年基數很低情況下(上期增速分別為0.4%和3.9%)同比增速未達預期。預計2023年第4季度增速為5.9%,2023年全年增速5.4%左右,比2022年提高2.4個百分點,經濟恢復進程總體呈現波浪式和曲折式前進的特點。

          進入2024年,無論是全球經濟還是中國經濟,都面臨著不小的阻力。

          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在1月8日發布的《2024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報告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將從2023年的2.7%放緩至2024年的2.4%,低于疫情前3%的增長率。在此背景下,中國經濟在2024年增長率則可能降至 4.7%。政府已經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以穩定和刺激增長,降低政策利率和抵押貸款利率,并增加用新債券融資的公共部門投資。

          國內機構的預測則相對樂觀,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認為,2024年中國有望擺脫經濟單調下滑趨勢,增速達到5%左右,實際運行強度明顯高于2023年,房地產市場回歸市場化,年末有望穩定。

          中國科學院預測,在基準情景下,預計2024年中國經濟平穩運行,增長水平將基本恢復至正常水平。鑒于中國目前的潛在經濟增長率和外部環境的影響,2024年中國的GDP增長速度預計將達到約5.3%,全年經濟表現將穩步向好,呈現出先緩后升的趨勢。

          中銀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2024年仍然是一個下行風險較大的一年,高房價和地方政府債務不容忽視,這些問題的根源與土地供應有關。房價高的主要原因是土地供應對價格缺乏彈性,要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在房價漲得快的時候增加土地供應,以此來控制房價。另外,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仍是需求不足,需要利用融資平臺創造投資。消費不足時,即使回報率不高,也應有人投資基礎設施建設。中國應充分利用融資平臺和房地產的商業模式,以應對經濟下行壓力。

          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陸挺提醒,過去一年中,“新三樣”(電動車、動力電池、光伏)領域的價格大幅下跌,反映出可能存在過度投資的問題,也面臨著不少的貿易摩擦風險。接下來一年里,政府部門在對外溝通方面的工作也極為重要,在疫情后的國際環境下,外國投資者既想進入中國投資,又擔心中國的相關政策限制影響其收益,有關部門需要做好相關營商環境優化工作,打消外國投資者顧慮。

          政策調整與制度改革并重

          在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看來,中國經濟當下的問題不能簡單歸咎于疫情以及地方債、房地產、民營經濟等表面問題,亟需解決的根本問題在于,近些年來一直強調社會治理規范有序,客觀上對于經濟發展有強力收縮性作用。因此,宏觀經濟政策取向必須及時調整加以對沖,從防過熱轉向防過冷。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一輪主要導因于預期轉弱的需求收縮、供給沖擊?!?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高培勇認為,因預期轉弱而不能或者不敢如以往那般消費和投資,從而需求趨向于收縮,供給遭遇了沖擊。換言之,當下經濟恢復進程中我們面臨新的困難和挑戰,集中體現在信心和預期上。

          2023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多出有利于穩預期、穩增長、穩就業的政策。與以往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的“老三穩”相比,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用“穩預期”替代了“穩物價”,并將其置于“三穩”之首。

          高培勇表示,穩預期是“三穩”當中的基礎和關鍵。面對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不宜過多依賴三措并舉,而應把穩預期作為重頭戲。只有居民和企業的信心增強了,預期穩定了,消費需求和投資需求不足的矛盾和問題才可隨之減輕,源自需求和供給兩側的矛盾和問題才可隨之化解,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態勢也才會有堅實的基礎和保障。

          另外,根據目前諸多機構預測,隨著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提高,經濟增速呈波浪型下降,經濟總量將逐步上升。如果說中國現階段還有提高增長速度的潛力,還有制度改革的紅利可以進一步釋放。

          高培勇認為,政策的配置固然重要,宏觀政策方面的支持和支撐的確少不了,但面對預期問題、面對信心問題,政策層面所能發揮的作用至多是輔助性的,根本之道還是要依托于改革。依托于改革和政策兩個方面的聯動,以雙引擎來驅動經濟的恢復進程,打下有助于穩預期的體制和機制方面的基礎。

          徐高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轉變,周期性政策與結構性改革應相互配合,更多地關注支持創新、提升質量、改善增長的可持續性,其關鍵是實現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之間的良性互動。

          以新質生產力推動GDP增速回升

          當前,我國正處于經濟增長的新舊動能轉換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以科技創新推動產業創新,特別是以顛覆性技術和前沿技術催生新產業、新模式、新動能,發展新質生產力。中央財辦有關負責人在解讀2023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時提到,“新質生產力是以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為核心標志”。

          在1月7日舉辦的第二十五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指出,對全要素生產率未來增速的判斷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對中國經濟未來增長空間的判斷。在工業化進程結束后,中國的全要素生產率增速開始下降,但依然能夠找到一系列驅動全要素生產率增長的結構性因素,有望從目前低于2%的水平反彈,在未來十幾年保持2.5%或以上的全要素生產率增速,從而實現5%左右的中長期GDP增速。

          “未來十幾年,投資很重要?!眲⑶卧谡劦饺绾伪3秩厣a率增長時強調,通過對1978至2017這四十年間的數據分析,中國投資率每增長10個百分點,會帶動整體經濟的全要素生產率增長1.18個百分點,兩者有非常顯著的正相關關系。通過頂層設計和產業政策,保持投資強度甚至超前投資,引導資源配置在有助于形成推動生產率增長的新的節點行業和領域,進一步解決長期桎梏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結構性問題。

          中國國家創新與發展戰略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常務副主席、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表示,“新質生產力”并非普通的科技進步和邊際上的改進,而是要有顛覆性的科技創新,推動生產可能性曲線實現新的拓展和躍遷,在這其中需要以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培育未來產業為重點,“十四五”時期應當聚焦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關鍵核心技術創新應用,增強要素保障能力、培育壯大產業發展新動能。在類腦智能、量子信息、基因技術、未來網絡、深??仗扉_發、氫能與儲能等前沿科技和產業變革領域組織實施未來產業孵化與加速計劃,謀劃布局一批未來產業。

          劉俏認為,上述行業和領域都有望成為節點行業和節點領域。如果發揮好政府投資和政策激勵的引導作用,有效帶動激發民間投資、推動各類市場主體不斷涌現和創新活力的迸發、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那么我國面臨的生產率增長挑戰就有可能得到化解,而經濟長期增長的潛能也能順利釋放。

          此外,黃奇帆提醒,服務越來越成為生產力的重要構成,新生產力需要有新服務。雖然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比重接近30%,但與制造業強相關的生產性服務業卻相對滯后,這也是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中位置不高的根源。

          “實現中國式現代化要加快發展生產性服務業,要實現高質量的中國制造,必須大力發展制造業強相關的高附加值生產性服務業。當前的生產性服務業占GDP比重不到20%,如果能增加10個百分點,對現在120多萬億元的GDP來說就是12萬億元。如果服務貿易也增加,從現在12%的比重增加到全部貿易總量的30%,使我們的高端制造中服務價值能達到終端制造產品總體附加值的50%左右,這也是新質生產力的方向?!秉S奇帆說。

          關注我們

          一级毛片高清视频免费观看_中文字幕高清在线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高清videossexo成熟

            <small id="lyz06"><acronym id="lyz06"></acronym></small>

                <menuitem id="lyz06"></menuitem>

                  <output id="lyz06"></output>

                1. <ins id="lyz06"><option id="lyz06"></option></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