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lyz06"><acronym id="lyz06"></acronym></small>

        <menuitem id="lyz06"></menuitem>

          <output id="lyz06"></output>

        1. <ins id="lyz06"><option id="lyz06"></option></ins>

          首個案例落地!“特殊需要信托+社會監護”雙制度核心,這樣破解“托孤”難題

          2023年11月02日 09:16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陳嘉玲

          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陳嘉玲 北京報道

          “前幾天,我簽署了委托監護、意定監護和遺囑指定監護三份協議,并經過公證。將來當我病了、老了、走了,由一家民辦非企業單位擔任我和女兒的社會監護人,負責我和女兒的財產管理、生活管理以及醫療決策?!睍r隔幾個月,78歲的北京某大學退休教授陳女士10月31日再次見到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言談間難掩激動地感慨道:“這回我總算是放下心頭大石?!?/p>

          2023年3月,陳女士幾經周折,在變賣北京一套房產后,為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無民事行為能力的女兒設立了特殊需要信托。這之后,陳女士逐漸意識到還有許多問題待解:當我老了,誰來照顧我和我的女兒,關鍵時刻是繼續治療還是選擇放棄……經過大半年的奔波和多方了解后,陳女士簽下了上述協議。

          最終,通過“特殊需要信托+監護”雙制度核心,陳女士為自己和女兒構建起一個包括信托、監護、遺囑、醫療預囑等在內的微小“社會支持系統”,實現“托孤”。

          信托兜底了財務風險

          擺在陳女士們眼前的核心問題有兩個:一是“我走了,誰來照顧我孩子終生”;二是“誰來為我養老”。

          2023年3月,陳女士作為委托人、北京信托作為受托人、北京市道可特律師事務所作為信托監察人的特殊需要信托,經相關方簽署信托文件并交付信托財產后生效。

          根據《關于規范信托公司信托業務分類的通知》,特殊需要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單一自然人委托、或者接受單一自然人及其親屬共同委托,以滿足和服務特定受益人的生活需求為主要信托目的,管理處分信托財產。被列為財富管理服務信托其他業務品種之一的特殊需要信托,是當前監管重點鼓勵的業務方向之一。

          此前某信托公司的業務負責人對本報記者指出,對于心智障礙者、失能失智人士、殘障人士等特殊人群而言,特殊需要信托非常重要,而且目前市場潛在需求巨大。

          據本報記者了解到,現階段對特需信托感興趣的、需求最迫切的群體主要是“老養殘”家庭,也就是父母一代到了60歲以上,甚至70歲以上,但子女中有身心障礙的人。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截至 2022 年末,我國 65 歲及以上人口 2.10 億人,占全國人口的 14.9%。國家衛健委數據也顯示,2035 年左右,這一占比將超過 30%。此外,根據相關統計數據,我國包括智力障礙、自閉癥譜系障礙、唐氏綜合征等基于先天性缺陷導致的心智障礙者大約有1200萬~2000萬人,影響了近3000萬父母和8000萬至親。

          業務實踐上,在新加坡、日本等國家,特殊需要信托已經成為解決包括心智障礙者在內的殘障人士、老年人等群體需求的重要模式。近年來,包括光大信托、萬向信托、北京信托等多家信托機構陸續有案例落地。

          談到特殊需要信托的必要性和局限性,北京市道可特律師事務所家族信托辦公室周冰冰律師指出,特殊需要信托的作用是為受益人提供了生活保障的基礎資金來源,用信托公司的專業性和信譽來提升保值增值的確定性以及保證??顚S?,同時也防范了各參與方的道德風險。其局限性在于只能解決部分財產問題,對于其他更廣泛的事宜,需要與監護等制度配合。

          監護人是關鍵的一環

          “盡管信托設立后運行較為順利,但是陳女士仍面臨著一大難題——如何為女兒找到合適的監護人?!敝鼙J為,從民法典角度,法定的、唯一的、終極的解決“我走了,誰來照顧我孩子終生”這個樸素需求的主體,不是信托公司,而是監護人。前者做了財務風險的兜底,是根本解決方案;在此基礎上,后者才能保障父母晚年生活和殘障子女的未來。

          “我先是把身邊所有的親戚劃拉了一遍有這個意愿的就鳳毛麟角,還存在著很多不在北京生活等客觀問題;后從找合適的人轉為找合適的機構?!标惻扛嬖V記者。這是因為2020年頒布的《民法典》增加了遺囑指定監護制度,且允許組織擔任監護人。這意味著父母年老以后,可以找到親人以外的個人或組織擔任監護人。

          “監護人的責任實在重!”另一位家有孤獨癥孩子的家長此前曾告訴本報記者:“遍尋親朋好友,不敢考驗人性,也找不到合適的機構,這個環始終閉不上?!?/p>

          一方面,監護組織的缺失是其中一大問題。目前真正在民政部注冊,提供監護服務的社會組織僅有上海閔行區盡善社會監護服務中心和廣州市荔灣區和諧社會監護服務中心兩家。另一方面,盡管《民法典》還規定,監護人可由民政部門、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擔任,但在北京市道可特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汪巖焯看來,雖然現有法律為監護人的人選做了安排,但是遠遠不能做到無縫對接,并且沒有規定監護監督機制;對職業監護人勤勉盡責沒有標準,缺乏行業慣例;也沒有明確監護范圍。

          最終,家在北京的陳女士把目光瞄準了民辦非企業單位。

          “康愛之家是2014年成立的民非機構,主要做老人、殘疾人、婦女、兒童等相關公益慈善項目;而我本人一直從事社會領域的法律工作,對意定監護等制度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們愿意接受這份責任,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北本┦谐枀^康愛之家社會公益服務事務所(下稱“康愛之家”)主任暴寧寧表示。

          10月底,陳女士作為委托人簽署委托監護、意定監護和遺囑指定監護三份協議,由康愛之家在規定的情況下擔任陳女士及其女兒的專職監護人,道可特律所擔任監護監督人。

          作為監護人,康愛之家的監護職責涉及被監護人的生活照管、醫療決策、財產管理以及代為進行民事活動等。具體而言,養老機構或護理人員的選擇和更換需要得到監護人同意;而醫療方面,最典型的情況就是,如果病重了,被監護人接受什么樣的治療,是繼續治療還是拔管放棄,這些都由監護人說了算。

          “信托+監護”雙制度

          “陳女士這個案例最突出的創新點在于以‘特殊需要信托+社會監護’雙制度核心破解‘托孤’難題,也是北京市落地的、由民辦非企業單位作為監護人的第一例。即便在全國范圍來看,可能也是個先例。其亮點在于特需信托與民非作為社會監護人的有機結合?!?汪巖焯表示。

          對于“特殊需要信托+社會監護”雙制度核心的創新,在汪巖焯看來,首先,圍繞著“特殊需要信托+監護”雙制度核心,還涉及很多專業領域的制度和服務,如遺囑、醫療預囑、遺囑信托、遺產管理人、康養機構等,這是一整套完整的治理機制。其次,雙監督機制也是這套治理機制運行一大關鍵。在信托制度層面,設置了特殊需要信托監察人的角色,監督信托公司在受托管理過程中的盡職履責;在監護制度層面,設置了監護監督人的角色,監督監護人是否遵循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是否最大程度地尊重被監護人的真實意愿。

          作為首例創新,這也意味著參與各方在后續運作中仍面臨著不少的挑戰。對于首次擔任監護人角色的康愛之家,暴寧寧表示:從接觸陳女士的這個案例開始,我們一直思考如何才能長期服務好被監護人、真正做到盡職履責。首先,要重新梳理并逐步完善自身的內部治理機制。比如保持團隊的穩定性、提升服務能力、決策能力和資源鏈接能力等。其次,法律理論層面,還需細化監護人勤勉盡責的標準和監護人職責范圍,完善監護監督人制度。第三,行業管理層面,則涉及內部治理的管理性規范、社會監護登記制度、市場化的監護監督機制以及服務收費機制等。此外,我們還希望能夠相關部門進一步倡導、鼓勵和宣傳社會監護組織,同時允許試點、允許各種形式的生態的涌現等。

          此外,業內人士還認為,從信托到監護,破解“托孤”難題的更高階版本還需要服務體系的建設,而這需要國家、商業機構、慈善組織各方不斷努力、完善和發展,建立服務生態圈是長期的、系統性的。

          關注我們

          一级毛片高清视频免费观看_中文字幕高清在线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高清videossexo成熟

            <small id="lyz06"><acronym id="lyz06"></acronym></small>

                <menuitem id="lyz06"></menuitem>

                  <output id="lyz06"></output>

                1. <ins id="lyz06"><option id="lyz06"></option></ins>